麻豆传媒黄片免费在线观看

“哟,这不是我们一级铸造学徒科里吗?”一个略带几分调侃的声音响起,刚刚跨入炼金办公大楼的大门,一个身穿火红长袍的巫师学徒“欢迎光临”四个字都没说出来,就变成了调侃。

“怎么?刚刚考核二级铸造学徒失败,立马就借了一百学院积分准备再次考核了吗?”看样子自己找来带路的巫师学徒还是有一点名气的,只是这个名气稍微有些不是很好。

“我只是为这位铸造师大人带路。”科里的脸微微有些发红。

“呵呵,铸造师大人?炼金办公大楼里面随便一位等级都比高,需要你带路的人等级能有多”那个巫师学徒的目光落在了少年巫师学徒胸前,整个人瞬间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作为炼金铸造学徒,而且还是三级铸造师学徒,他比科里更了解获得正式铸造师的难度,对于铸造师徽章也更加了解。

仅仅只是一眼,他就判断出这枚徽章是真的,不管佩戴者是谁,对铸造师徽章的拥有者保持应有的尊敬总是不会错的,“很高兴为您服务,铸造师大人,请问有什么能够为您效力的吗?”

“我在外面认证了铸造师,帮我在学院的炼金铸造师名录上注册一下,顺便将炼金铸造师的本月任务发给我。”少年自然就是着急赚取学分和积分的小维尔,水晶身份牌和铸造师徽章往柜台桌子上一放,周围正在办事的巫师学徒脸上一片震惊。

可是小维尔预料中的挑衅闹事没有出现,敢在炼金大楼闹事的人不是没有,可是没有正式巫师实力的人是不敢闹事的,会死的很惨。

至于说怀疑徽章的真实性?世界上聪明人很多,米提斯巫师学院中傻子是过不好的,在炼金大楼伪装成炼金铸造师,呵呵,这个难度不是一般意义的大,而且不远处还有一位正式炼铸造师、一位正式炼金药剂师执勤呢。

办事的炼金铸造学徒,没有眼看徽章和身份牌,反而对着小维尔行了一礼,说了一声稍等,转过头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找人去了,这种事情自己一个学徒是办不了的,虽然操作起来并不困难,可是鉴定起来却有点问题,自己的等级根本不够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人族铸造术大半源自矮人的缘故,人族铸造师大半也是爱好美酒的,至于药剂师,药剂学很多源自于精灵族和恶魔、地精(地精的药剂学源自巨人以及自己血腥的实验,万族内的一些私密传承),所以药剂师一半非常优雅,一半非常疯狂。

一个头发乱蓬蓬的高大男子醉眼朦胧的走了过来,一屁股坐在办公椅上,大大的酒嗝带着浓浓的酒气迎面而来,身上的酸味隔着三五米远也能清晰的闻到,他只是直接从铸造室出来没回去休息就来值班了?

“嗝,额,居然是一位小天才,你是谁的弟子?之前没有在铸造区见过你。”醉鬼铸造室醉眼朦胧,说话却非常调理,小维尔打眼一看发现这是一位一级巫师兼大战士,普通的酒根本无法带给他醉意吧?

粉色小碎花淑女恬静而美好

似乎看出了小维尔的想法,醉鬼铸造师嘿嘿一笑:“真正的爱酒之人是不会用巫术和斗气化解酒意的,尤其是老酒鬼科特林的药酒,这种醉醺醺的状态下可是很容易找到灵感的,要不要尝一尝?这可是看在你是炼金铸造天才的份上才有的待遇,一小瓶灵感药酒可是要一百魔石的。”

“免了,我的铸造术来自于矮人传承,可是我的血脉却是精灵血脉,回来的路上做了一个简单的职业认证,帮我学院的身份牌做个关联,顺便看一看有什么适合我的铸造师任务,我在魔法符文装备、魔法饰品、魔杖制作方面有些涉猎,只要不是太难的东西问题都不大。”小维尔顿了一下接着说:“顺便帮我申请一下铸造大师的资料。”

“铸造大师?”醉鬼铸造师浑身一个激灵,看着小维尔又看了看手中的铸造师徽章,“你小子什么时候成为正式铸造师的?”

“考核拿到徽章的时间也就一个月,拥有铸造师实力在一年前,接触铸造在三年前。”小维尔的话让那个醉鬼铸造师一头黑线,“妖孽啊,嘿嘿,不过这样的妖孽越多我越喜欢,小家伙,我很看好你,加油!你是我们炼金铸造师的骄傲,炼金就应该是铸造师比较厉害。”

“这位是我的未婚妻,稍后申请一下正式炼金铸造师的考核,她在魔法饰品制造方面和我差不多。嗯,就算强,也强的有限。”小维尔补充了一句。

醉鬼铸造师从那枚徽章里面读取到了一些信息,确认了小维尔的身份以及考核的成绩,口中啧啧称奇,“这么短的时间内,居然还能做到多门铸造术齐头并进,不容易啊。你这未婚妻也不错,比你差一点也是正常,你这样的妖孽可不容易出现。”

“那个,莉莉丝和我不大一样,对矮人铸造术不感兴趣,所以只对魔法饰品一门专精,在这方面,是我略逊她一筹。”小维尔知道这个铸造师误会了,随口解释了一番。

醉鬼铸造师愣了一下,看着莉莉丝嘿嘿一笑,稍微有些尬尴的说:“好事,好事,两位天才加盟我们炼金铸造师的队伍就更加庞大了,嘿嘿,那些药剂师这一下更没法张扬了。”

小维尔、莉莉丝相视一眼,“那个,莉莉丝,要不,你今天只认证铸造师,改天再认证药剂师吧。”小维尔的声音虽然很轻,可是对面的酒鬼铸造师却是斗气、巫师双料入阶强者,自然听得清清楚楚。

“小丫头,你居然炼金铸造、炼金药剂都达到了正式职业者水准?”醉鬼铸造师仿佛被一盆冷水从头泼到脚,一下子变得非常清醒。

莉莉丝轻轻点头无所谓的说:“早说晚说都是一样的,我们走的确实是均衡发展的路线,几乎所有能学的知识都没有错过,尽可能地做到没有弱点,炼金铸造、炼金药剂也是一样。而且,并不是我在炼金铸造、炼金药剂达到了正是职业者水准,而是我们,我们两个都是。”

得到了莉莉丝的示意,小维尔耸耸肩随手将一枚炼金药剂师的徽章取了出来,“我比较张扬,她比较低调,或者说喜欢迁就我,在外面没有做认证,我们的水准相差不大。”

“你们不是天才,是妖孽!罢了罢了,我大体猜到你们是谁了,哼哼,斯达山那个家伙有你们这样的后辈还真是走了狗屎运。”醉鬼炼金师打了个一酒嗝,三下五除二将谁许给小维尔办好,然后开出一份证明给莉莉丝:“拿着这个东西去炼金铸造区打造一件合格的装备,证明你有正式炼金铸造师的能力就行了,咱们和外面的那些花架子不同,没有所谓的乱七八糟的多余考核。”

“至于你,看到那边那个打扮的花里胡哨的老太太了吗,去她那里帮你办理药剂师手续吧。”

“老东西,你说谁是老太太,老娘比你还年轻三岁半,小家伙,你手中那个徽章拿过来我看看,不要理那个野蛮铸造师,咱们炼金药剂师才更符合巫师的形象。”一名身材丰满的中年巫女,一身洁白的巫师长袍,笑吟吟的看着这边。

“小妹妹,你先跟这个老东西去考核铸造师吧,回头姐姐帮你考核药剂师。”中年巫女眨了眨眼睛,比划了一个动作,莉莉丝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向那个巫师行了一礼。

这是你师姐?一个和我外公年龄差不多,甚至是同辈的师姐?小维尔忽然发现一件很别扭的事情,自己和莉莉丝的辈分在米提斯巫师学院貌似有点高啊。搞不好比自己外公也不差多少,要知道外公可是二级巫师,而且还是二级巅峰。

小维尔、莉莉丝这边和两位正式炼金铸造师、炼金药剂师谈笑风生,那边无论带路的科里巫师学徒还是其他铸造师学徒、药剂师学徒都有点噤若寒蝉,你们都是大佬,我们只能仰视。

可是你们两个年纪轻轻的巫师学徒,面对两位年过百岁的正式巫师、真是职业者面不改色侃侃而谈,这让我们这些比你们还要大的学徒情何以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