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污安卓客户端下载

   珊多丽一阵激灵地清醒过来,就发现自己躺在地上,身**,盖着一件黑色长袍。当她看见玄微子一手按在图腾柱上,背对着自己的身影,如同冷峻孤峭的山峰,不禁害怕地坐起身来,用长袍遮住自己身体。

   “醒了?”玄微子头也不回地说道:“我教你的‘炼魂通神’,并没有与图腾巨灵融合的做法。灵魂是让你保持自我意识的存在,图腾巨灵却是自我意识尚未萌发之前的混沌与蒙昧。我并非说二者不能融合,但如今的你还没有这种能力。此举除了冒险寻死,再也没有任何意义。”

   珊多丽紧抿双唇一语不发,玄微子继续说道:“看来当初我不该将图·冉迪的灵魂还给你,你应该是从中学会了融合图腾巨灵的方法?你这么做是为了拯救族人?不对,你是想复仇吧?”

   珊多丽眼睛微微睁大,先是露出一丝恐惧,随即像是豁出去一般,微露恨意地说道:“没错!我就是想要借助图腾巨灵的力量复仇!我绝对不会饶恕你!”

   玄微子这才扭头过来,瞥了珊多丽一眼,说道:“你说的这些我又不是不知道,但是这样就想复仇,太天真了,也太短视了。面对强大的仇敌,先要有耐心,不能指望朝夕之间击败对方。同时要发展自己、打牢基础、结交盟友、发展势力,必要之时,向对方展示软弱与忠诚,让对方麻痹松懈。

   以为获得什么不可思议的强大力量,就能扭转局势、报仇雪恨,既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也是辜负了亡者,除了幼稚至极,没有其他可以形容的话语了。”

   珊多丽露出凄冷的笑声:“这算什么?你还要教我如何向你复仇吗?”

   “我教你,你肯学吗?”玄微子转过身来,笑着问道:“我从来没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敌人、朋友、善良、邪恶,这些不过都是人们为了存活在世界上,对外物附加的概念,并非事物的本性,也不是生命的意义。我不需要这些,所以也不曾担心过你是否要复仇。你真要杀我,我难道还会乖乖站着让你杀吗?”

   “你不过就是依仗自己的强大,可以随意欺凌弱小而已,不用说得好像很有道理一样。”珊多丽站起身来反驳,用长袍勉强遮住身体。

   “确实,跟你讲道理并不合适。”玄微子一举碧云如意,周围空气中忽然出现一团星光闪烁的雾气,从中射出几条半透明的星光体触手,一下子将珊多丽手脚身体捆住,吊在半空中。

   玄微子抬手将自己那件长袍收回穿上,半空中由于身赤漏而大感羞耻的珊多丽不禁闭上双眼,身子微微发颤,不敢想象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位于地下的图腾圣坛一片寂静,玄微子抬手一引,半透明的星光体触手在珊多丽身体各处缓慢游移,如同亵渎纯洁的毒蛇吐着蛇信子,针刺般的细微触感刺激着珊多丽身体各处,让她不经意间发出低吟声。

   飘逸灵动女孩白裙素净写真

   玄微子脸色如常,发动天眼来仔细观察珊多丽此时情况。

   之前珊多丽被无数精魂冲击身体,在她体内以特定的轨迹运行,并且飞快地改造了珊多丽身体的精微结构。若非玄微子及时插手干预,恐怕珊多丽此时就应该是灵魂被彻底融合的结果,剩下一具被图腾巨灵操控着的躯壳,完丧失了自我意识。

   这也许就是赛卡赞的企图,引诱珊多丽成为斑兽部族图腾巨灵的容器,然后将其掠走。至于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无法追究了。

   至于如今珊多丽的情况,可以说是因祸得福了。因为玄微子发现这个世界的经络也能够“法天象地”!

   所谓经络,并不是寻常人想象中体内的管道或者通路,而是人体精气运行系统功能的总称,更接近于现象,而非结构。光靠解剖是无法发现经络存在的,至少玄微子解剖了那位中年法师的尸体,用各种手段刺激,也没有让经络重现。

   不过从其他人的身上,玄微子也能发现有经络的存在,而且其基本功能——联络腑脏器官、沟通上下内外、运行身精气,依旧与地球情况类似。

   与地球的差别在于,这个世界有更多非人类、非人形的智慧生物。就好比罗莎莲,她的经络就更像是熏蒸形态,敷布于腑脏与筋骨部位,玄微子猜测她修炼“返胎易形”进境困难或许与此有关,所以传授的《龙虎易筋十二式》,恰恰是让她自行调节出有效的经络循行方式来,使得生机精气的运行更为高效。

   可除此之外,类人生物的经络与地球最大的差别,就是没有“法天象地”的基础。

   华夏经络理论其中一大要点,就是经络乃人与天地相应的功能现象。即天地间阴阳消长进退的运动变化,也会相应地表现在人体之中,而且以经络为传导的关键。

   所以人体的先天自然之态,其实是与天地自然的运转变化相感应的。《五帝仙函》中,《灵枢宝匮》所讲述的修炼之法,便是教人如何寻找这种天人应象、先天自然之态,最终达到周而复始、生生不息的境界。

   从这个意义上讲,丹道修炼与《灵枢宝匮》的关联最为密切。就像《五帝仙函》里提到过,《灵枢宝匮》乃是轩辕黄帝所创,玄微子对此的怀疑最少,即便非是黄帝本人所创,也是合乎黄老之道的修身之法,其义理内涵与丹道息息相关。

   但是在这个世界,玄微子居然找不到人体的先天自然之态!也就是说,在地球上本应该是病态的生理结构,在这个世界会演变成类法术能力的功能基础,而不是伤及人体结构的病症。

   比如提乌斯这种法师,经络现象跟普通人没啥差别,但并不影响他的施法能力。可是像沃夫这种被人为改造过的狂战士,其经络则完是另一种循行方式。就更不用说雪地精了,阿库玛·玛塔塔与他那些低智力的同族,甚至连经络之数都不一样!

   这、这不修真啊!——玄微子当初想到这里,真是有些抓狂了。

   不过这回珊多丽的情况,让玄微子找到一丝突破。精魂引导着自然能量冲击珊多丽的身体时,会按照其自有的运行规律,在珊多丽体内循行运转,并且对她的腑脏器官进行调整。

   虽然这种调整完是外力的影响,但精魂本身具备的信息表达,与珊多丽的炉鼎生机能够稳定地结合在一起,确实是一条“法天象地”的路子!

   “瞎猫撞上死耗子,你这运气真是堪比跌落悬崖找到神功秘籍啊!”玄微子盯着珊多丽,心中感叹起来。

   玄微子之前思考的总是如何以调摄神魂来沟通精魂,“炼魂通神”便是延续这种思路而创。但是让精魂来改造炉鼎生机、人体经络,那不亚于引风邪入体,稍有不慎就是身死道消的下场。而且修炼丹道之人,最忌讳让这种风邪外客附体,玄微子并不愿意以身试法。

   这回珊多丽的冒险之举,倒是无意中帮了玄微子,一个能够与天地自然相呼应的经络系统,说明这个世界也存在一种暗合天地循行的身体状态,这对于玄微子往后的丹道修炼、雷法行持都提供了极为关键的认识角度。

   正是因为有了“法天象地”的经络循行,玄微子顺势摸索起经络穴位。只不过眼下没有好的刀针材料,他就只能暂时以星光体模拟针灸,让触手沿着珊多丽经络循行轨迹爬行,发出细锐如针的力场,刺激经络、热灸穴位。

   玄微子本人运神行炁刺激,由线寻点,从中探索出动静流敛的穴位。如同寻水流注之井泉沟渠、池泽渊海,疏泄导引。好比古人治水,并非一味筑堤坝遏洪,而是依照地利环境,引导水流。

   珊多丽一开始还想强行忍耐,但被玄微子这一番上下折腾,汗如浆涌,肌肤潮红,身体之中似乎有各种轻微力量在牵扯、挠动,酥痒如麻。偏偏此刻手脚被触手束缚,根本没法反抗,只能紧闭嘴巴,发出闷闷的娇哼声。

   “呼!大概算是摸索出七七八八了,就是内行经络还要花点功夫。”玄微子有些兴奋,然后对珊多丽说道:“你这回算是走运了,不过凡事祸福相依,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

   珊多丽心里是又恨又急,口吐热息地问道:“坏消息。”

   “你那柄花木短杖被图腾柱毁了。”玄微子说道。

   “好消息呢?”

   “我将图腾柱变成了新的权杖,以后你就能拎着图腾巨灵四处跑了!”玄微子向后一抄手,图腾柱拔地而出,然后飞速旋转,变成一根细长而没什么特色的木杖。

   说来也是神奇,这根图腾柱作为图腾巨灵与现实联系的媒介,可以流通汇集自然能量,主要是依靠图腾守护者的触发。可一旦触发之后,就像点燃的木头,历经火焰被烧成了焦炭,反而有别的用处。

   可以说珊多丽一通误操作,加上玄微子的插手干预,让图腾巨灵完注入到图腾柱中,强大的自然能量汇集之后,使得图腾柱本身变成了一件特殊的魔法物品。如同经过天地自然的力量凝炼,是几近成为法器的“天材地宝”。玄微子也不客气,顺势加了一把真火,使其完成器。

   见玄微子将木杖拎在手里,有些无礼地把玩,珊多丽恼怒道:“还给我,那是我们部族的宝物!”

   “打住!”玄微子说道:“你可能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之前试图与图腾巨灵融合,本来应该是死路一条的。但我中途插手,阻止了精魂和自然能量的过度冲击,同时将你与图腾巨灵分离开来,然后将图腾巨灵固化在图腾柱中,费了我极大心血,我不打算轻易将这图腾权杖直接交给你。”

   珊多丽被对方上下打量扫视,强烈的羞耻感让她使劲并拢双腿,听到玄微子这话,她有些绝望地问道:“你究竟想要什么?”

   玄微子轻轻招手,触手将珊多丽拉到近前,他眉目清冷地抚摸着珊多丽的脸颊,将汗湿粘在脸上的头发拨开,然后手指沿着下颌、脖子、锁骨,一路向下……

   他忽然靠近到珊多丽,几乎是贴着她的耳边说道:“你如今的身体,能够孕育出体魄最完美健康的婴儿,如果让别人知道了,你恐怕不会有太好的下场。”

   珊多丽内心狂跳,刚担心自己即将受辱,玄微子却忽然退开,说道:“图腾权杖我可以给你,但是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吗?”

   珊多丽只是错愕地摇摇头,听玄微子说道:“那个风豺部族的赛卡赞负责为土著大联盟夺取各地小部族的图腾巨灵。按照她的计划,你应该会成为图腾巨灵的**容器,由于没有自我意识而失去反抗能力,事后就会被她劫掠带走。

   同时她让风豺部族将斑兽部族带走,名义上说是协助迁徙,我看实际上就是顺势吞并。所以你想要拯救自己的族人,究竟是只拯救斑兽部族,还是要拯救面临殖民入侵的整个土著族群?”

   珊多丽听到这话,回避了对方的目光,只不过玄微子抬手将她的脸掰过来,直视着她说道:“我给你一个机会拯救自己的族人,但接下来你必须要服从我,不能再有冒险冲动的行为,因为你不可能永远这么幸运。”

   珊多丽眼中泛起泪光地问道:“我凭什么相信你会帮我?你对我们造成的伤害还嫌不够多吗?”

   “你完可以将这当成是我的阴谋,能不能拯救你的族人,不完在于我。”玄微子忽然笑了:“反正现在我想对你做什么,你都无法反抗,不是吗?”

   珊多丽脸色发红,身体不由自主地发热。不知为何,她忽然觉得玄微子身上散发着一股让她迷醉的气息,明明自己对他是如此强烈的抗拒,却还是沉迷于这种无可奈何的屈服。

   察觉到珊多丽的思考,玄微子有些满意地点点头,就像将要完成一件艺术品。

   比起慢慢寻找适合的对象,玄微子更乐意亲手调教出一个符合自己设想的外炉鼎。在此之前,珊多丽根本入不了玄微子法眼,一介莽撞的女土著,虽然有些天赋才智,但对于男女和合双修之法,她的素质不过是会行走的肉团。

   但现在珊多丽身经络通达,借助巨灵精魂的力量易筋洗髓,就如同璞玉未雕,天资极佳。如果能在心性上加以调教,对道法修炼有所成就,其实是很适合作为和合双修的外炉鼎。

   至于玄微子提及的“孕育婴儿”之类的话,也不是凭空捏造,只不过一般的配偶恐怕还不适合,非要金丹大成之人不可。而玄微子眼下尚未恢复到这种境界,所以只是吓唬珊多丽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