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我找一下草莓

兽族的人不停的闹腾,大家都以为夫人是为了平息动乱这才选择去沼泽之地,现在才知晓这一切都是云长老的杰作。

夫人明明可以去旁的地方清修,偏偏选择去了沼泽之地,当时他们很多人都觉得奇怪,现在终于知晓了这件事的真相。

众人的目光都转向了云长老,他们一向敬重的云长老竟然做了这种事,大家只觉得无法接受。

云长老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胡说八道什么?”

“我可没有胡说。”梅开芍开口说道:“我行的正坐的直,有什么便说了什么,我来天族没有多久,只知道沼泽之地不是什么好地方,但我没想到沼泽之地竟然那么凶险,若是长年待在天族,肯定知道沼泽之地沉浸在黑暗之中,若知晓一切我自然不会前往沼泽之地!”

慕容寒冰黑了脸,其实这件事他知道是云长老做的,只不过根本没有什么证据,当时他只是敲打了一下云长老,旁的倒是没有多说什么。

如今听着梅开芍直接说了出来,也算是有了证据,慕容寒冰冷声道:“云长老,这件事又当怎么说?跟兽族百灵对峙的事情大家都是知道的,百灵是自愿跟梅开芍对峙的,百灵死了,这件事谁也埋怨不了谁,兽族闹事梅开芍也只是为了避风头才离开的,所有人都知道她是自愿去沼泽之地的,现下才知晓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

云长老急忙解释了起来:“梅开芍的事情跟我没关系,她只是空口无凭在这里冤枉我,不管做什么都得讲究证据。”

“我是没有证据,可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有数。”梅开芍开口说道:“现在我去了沼泽之地,并没有埋怨任何人,好不容易回天族一趟,我只想好好陪陪我的孩子,可还是不依不饶的,是不想让我待在天族吧!”

梅开芍这话说的一点错都没有,以前几个长老就想着把自己族人的女儿嫁给天君,可是天君却言之凿凿的说要娶梅开芍,大家伙儿也就歇了这份心思。

可是现在天君忘记了梅开芍,云长老便觉得这事还有回旋的余地,说不准可以再撺掇天君娶一位新的天后,云长老巴不得把自己的族人嫁给天君,到时候也就能仰仗新天后的势力了。

恨不得让梅开芍躲得远远的,要是梅开芍整日待在天族,难保他们之间的情谊不会死灰复燃,这也就是云长老为何不依不饶的原因……

白皙纯净少女高清唯美照

“不要再说这些了,一直往我身上泼脏水算什么,可以拿出证据说话……没有证据就不要胡言乱语,另外我相信天君会给咱们做主的!”

云长老能说的只有这些,他觉得自己只要抵死不认就可以,梅开芍也没办法拿他怎么样。

“够了,不要继续吵闹下去了,不停的吵架算什么样子,好好的宴席被们搞成了这样,真是让人头疼。”

慕容寒冰不想再让他们吵下去:“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谁都有理但谁也都拿不出证据来,继续争执没什么意思,云长老往后要谨言慎行,就算梅开芍在污蔑这事也有迹可循,梅开芍为何不污蔑旁人偏偏污蔑,这一点很奇怪。”

云长老很是恼火,他的脸气的跟鹅肝一般,打心底里烦躁。

慕容寒冰瞥了梅开芍一眼:“觉得自己做的对吗?没有证据不得胡言乱语,不过既然去往沼泽之地不是的本意,往后也不会为难,等这件事彻底平息了再回来也不迟,这几日兽族虽然没有过来闹腾,但云霖发现兽族还在关注的动向。”

闻听此言,梅开芍点了点头:“天君,既然我去了沼泽之地,短时日内我不会乱跑了,我会一直待在沼泽之地,等事情平息后我再回来也不迟。”

虽说天君痛斥了云长老跟梅开芍,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天君还是比较偏向梅开芍的。

天君简单交代了一下这件事,他很快离开了这里,不打算继续待在这里,好心情已经消失殆尽了。

众人见天君离开了,匆匆尝了尝琼浆也退了下去,天君都不待在这里了,他们还待在这里算什么?

梅开芍抱着孩子来到了暖阁,平日里这孩子除了住在暖阁以外就是住在宸宫,天君很是疼爱这个孩子,经常把这孩子抱去宸宫,奶娘倒是轻松了很多。

奶娘陪着梅开芍他们母子玩耍,见梅开芍把全部的目光放在了孩子身上,她开口说道:“睿世子天真烂漫,真是太可爱了,天君对这孩子特别好,整日都会带着孩子去玩,虽说这孩子还小,但也很依赖爹爹,而且天君还经常给他看的画像,他现在还不会说话,等他会说话了,肯定会喊娘亲。”

“真的吗?”梅开芍开口说道:“等日后我回来了,他肯定不认识我,我不求他能喊我一声娘亲,我只求他往后不要抵触我。”

“不要胡说八道,他怎么可能不认,也不是故意不待在他身旁的,往后日子会越来越好的,不要担心。”

奶娘开口安抚了起来,梅开芍点了点头,倒是没有多说什么,但愿如此吧。

时辰不停的消逝,转眼间梅开芍就该离开了,她还要回沼泽之地守夜,一直待在这里只会误事。

梅开芍见睿儿睡着了,她低头亲了亲睿儿的脸颊,随即将孩子递给了奶娘,她开口说道:“时辰不早了,孩子也睡着了,我该离开了,虽然心里很是不舍,但我知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闻听此言,奶娘点了点头:“天族的事情我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我知道云长老好像跟有些不太对付,为了堵住云长老的嘴巴,还是按时回去吧,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世子的,等回来世子肯定会认识。”

“好,那就有劳了。”梅开芍点了点头。

依依不舍的寒暄了许久,梅开芍这才迈着沉重的步子离开了,她心里难受极了,可她心里也清楚,有些事情她真的是无能为力。

刚离开暖阁,梅开芍便迎面碰上了慕容寒冰,她很快行礼:“拜见天君。”

“这是要去哪里?”

“回沼泽之地,我出来很久了,现在时辰也不早了,是时候得回去了。”梅开芍轻声说了起来。

慕容寒冰点了点头,开口道:“既然如此,那路上小心。”

梅开芍应了一声,随即越过男人离开了,她心里空空的,但是现在只能装出一副没有任何感觉的样子……

一回到沼泽之地,梅开芍便瞧见了周围的黑色雾气,她皱了皱眉头,方才去往的是人间仙境,可这里却不是什么好地方,待在这里只会让人觉得压抑,时刻都得提心吊胆的,生怕会遭遇不测。

回到他们住的地方,就见许老伯跟润玉正沉着脸,两人一副犯难的模样,仔细询问了一番才知道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做饭,这里又没有琼浆,他们也习惯了吃那些人族才用的饭菜,如今梅开芍今日不在,他们只觉得浑身不自在。

两人见梅开芍回来了,这会儿很是激动,梅开芍忍不住笑了起来:“瞧瞧们这副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什么稀罕宝贝,竟然让们这么挂念……对了,我特意给们带来了好东西。”

说罢,梅开芍变幻出了一壶琼浆,她开口说道:“这琼浆我一直放在香囊之中,现在拿出来给们喝,我今日不想做饭了,这琼浆给们用。”

润玉跟许老伯左瞧瞧右看看,润玉直接开了口:“夫人,不是去参加宴会了吗?最多也就在宴席上喝一下琼浆,怎么直接把琼浆带到了这里,该不会是上顺来的吧?”

梅开芍下意识环顾四周,虽说她知道这里没旁的人,但眼下还是表现的特别警惕,她低声道:“说的没错,这东西是我顺来的。”

闻听此言,润玉跟许老伯的脸色顿时变了,许老伯开口道:“怎么做了这种事?是不是不太合适……”

梅开芍扯出了一抹笑容:“瞧把们吓得,这琼浆可不是我送来的,这东西是云霖送给我的,云霖说他哪里还有一些,特意给了我这一瓶,他知道咱们这里寻不到琼浆,这些是他平日里特意给我寻来的。”

“原来是这样,真是吓死我了。”许老伯开口说道:“这要是放在以前,我根本不害怕这事,但今时不同往日,咱们不管做什么都得谨慎一些,总不能让人抓住把柄。”

“说的对。”梅开芍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月亮高挂在天空之上,眼下时辰已经不早了,除魔球作用很大,梅开芍一抬头就能瞧见皎洁的月亮。

她对两人说道:“现在时辰也不早了,是时候休息了,今夜我值夜,们安心的睡吧。”

闻听此言,润玉伸了个懒腰:“那就辛苦了,忙活一整天确实有些疲倦。”

就在这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了阵阵黑雾,黑雾缭绕在周围,润玉跟许老伯顿时瞪大了眼眸,这是又来了坏东西。

许老伯跟润玉赶忙运转起了武气,两人进入了戒备的状态,倒是梅开芍显得很是淡定。

下一刻,黑雾消散,婆娑显露在了众人眼前,婆娑见许老伯跟润玉很是警惕,忍不住道:“瞧瞧,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没必要这么防备着我。”

闻听此言,梅开芍笑了起来:“稍安勿躁,婆娑是我唤来的。”

“什么?”

许老伯跟润玉纷纷看向了梅开芍,他们很是不解,为何梅开芍会做这种事。

梅开芍开口道:“婆娑并没有表面上那么恶劣,她也有善良的一面,她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了,往后她不会随便伤害旁人的性命。”

事情要回到前几日,梅开芍将阻止婆娑的屏障给收了,她说的那些话婆娑记在了心里,婆娑闹了事,原本以为梅开芍会狠狠的教训她,倒是没想到梅开芍竟然轻拿轻放了,又想到自己在沼泽之地没有个靠山,她很快便打算屈服于梅开芍。

就在梅开芍准备离开的那一刻,婆娑开了口:“且慢,先等等?”

梅开芍转过了身子,她开口道:“又想做什么,若还想作妖,我是不会放过的。”

闻听此言,婆娑立马跪在了地上:“大人,我并不想作妖,我有事要跟禀告。”

“什么事?”

“不知道大人有没有要帮忙的,若大人有什么跑腿的活完全可以托付给我,我保证可以替天君分忧。”婆娑很快开了口。

梅开芍眯了眯眼睛,她似乎从婆娑的话里察觉到了什么,她开口说道:“说清楚一些,意欲何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