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网破解版app视频播放器

不止是钱的问题,关键是公鸭嗓男刚刚还说了“无论死活”四个字。

万一因为他们的人去带我父母回来,只顾完成任务,导致意外遇害,那就得不偿失了。

估计是看我满脸的犹豫,公鸭嗓笑着继续说道:

“金主若是签了这单,毕竟是第一次来线街,咱可以给金主打个八折优惠。”

我看了眼公鸭嗓男,心里其实还是挺希望和他们合作的,毕竟现在我父母已经失踪了这么久,他们是唯一能帮到我的。

至少可以让他们帮忙找找线索,就是不知道徐有才卡上,还剩多少钱。

我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太贵了……我也不太确定自己带了多少钱……”

这公鸭嗓男然不停我前面半句,连忙笑着指了指屋内右侧,说道:

“无妨,咱这里方便,可以用取款机先查查,不收费的。”

说着,也不知道他按了什么按钮,右侧的角落里瞬间亮了盏小灯,随后一个充满科技感的十多寸触屏出现在黑暗中。

我不觉感叹,这线街里的人真是神通广大,连取款机都搬到了屋里,看起来甚至比外面我们平时用的,要高级的多。

段筱葵清新靓丽

我心想不管怎样,先去查查余额再做决定吧。

这个取款机的交互体验做的极好,操作起来十分方便,就算是个八十岁的老人也能轻松的使用。

我小心的看了看昏暗的四周,又低头看了眼卡背面的密码,随后警惕的输入了进去。

屏幕顺畅的跳转,我点开余额查询后,顿时瞪大了双眼。

万万没想到,徐有才竟然有五十多万的存款……

我赶紧把银行卡给退了出来,心也砰砰直跳,对于有钱人来说,五十万并没什么,但对于我这个一无所有的高中生来说,已经相当之巨款。

而刚刚公鸭嗓报的价格,我也坦然能接受了。

我收好银行卡转过身,此时暗房里的公鸭嗓连忙缩回头,显然是偷看了几眼。

见我看来,他连忙堆笑着说道:

“金主决定好了吗?”

我也没啥在顾虑的,如果能重新找到爸妈也算是万幸,于是果断的点头说道:

“恩,决定了!”

公鸭嗓男瞬间挤出开心的笑容,满脸的褶子,又说道:

“金主是决定挑选专门的线人帮找,还是我们给安排呢?”

我不懂什么意思:

“这有什么区别?”

公鸭嗓笑着说道:

“区别在于,找专门的线人帮找最多只需十日,极大可能提前完成您的任务,而我们安排,则至少得要一个月的时限。”

“找专门的线人,则需要多加十万,是付给线人的酬劳。”

我无奈的挠了挠耳朵,这明显就是连带递增销售,让我一步步上钩。

尽管如此,我依旧觉得找专人寻找要靠谱很多,毕竟提前二十多天,时间比什么都贵重。

只是一下子把徐有才的积蓄花掉一半,我实在是心痛不舍。

这时候,我突然从兜里摸到了个东西,顿时两眼一亮。

于是笑着走到了公鸭嗓面前,小声问道:

“用这个,能不能给我再少点儿钱?”

说完,我把老爷子的腰牌往他台子上一拍。

那公鸭嗓带着笑,警惕的往回缩了缩脖子,随后伸手拿过木牌眯眼查看。

结果他瞬间收回了笑容,满脸严肃的盯着我。

看来木牌又起了作用,只不过相比入道口的两人,公鸭嗓男显得要冷静许多。

他只是暂时的收回笑容,随即便又挤出了一副笑脸,恭敬的把木牌递给我,说道:

“自然,自然,贵宾找专人的钱,咱出了。”

这一下子就省了十万块钱,如果能再次遇到老爷子,我一定要好好的感谢他。

我欣喜的点头说道:

“那就感谢了!”

公鸭嗓男不知不觉间,已经手写好了两份一样的契约合同,递给我笑着说道:

“金主看清楚了,签字后,即可挑选专人。”

我接过契约合同,上面写着我刚刚说的信息,与和这里的条款,交易金额。

确定没问题后,我直接签了字,一人一份。

公鸭嗓男笑着看了眼,便从里面递给我了一台平板电脑,说道:

“从金主挑选好专人确定的那一刻起,契约合同即生效,十日后,便可拿着契约合同来这里取得线索。”

公鸭嗓男说着,帮我点开了一个自制的软件。

这软件上是他们提供的专人,每个人都有照片和很详细的资料,甚至还有使用什么武器啥的……

我看到这里除了那些穿着现代印着纹身的混混,还有穿着古装的男女,一个个打扮各异,手里提着刀剑叉等各色武器。

并且,我还从资料里了解到,这里有许多人都是那些宗门的弟子,什么武当山,剑宗,还有我在王家别墅听到的,青城山弟子……

翻阅起来,足有百十来人在内。

公鸭嗓见我看的入迷,便笑着提醒道:

“金主,这里的人都是经过咱们考核合格的高手,实力不相上下,金主放心选用好了。”

我翻了半天,最终选择了剑宗的一个叫杨卓辉的人,这人武器叫半齿剑,是剑宗正式内门弟子,看起来五官锋利如刀削,是个高手的模样。

确定后,公鸭嗓男友拿出了刷卡机递给我,笑着说道:

“最后一步了,请。”

我拿出徐有才的银行卡,想了想,还是输入了密码。

总算是走完了所有的流程,在我心里也算有个牵绊和安稳。

公鸭嗓男笑着收回了所有东西,伸手示意我也收好契约合同,说道:

“好了,金主回去静候佳音吧。”

我把价值十万的契约合同小心的放回兜里,随后慢慢退出了房间,刚走到门口,暗房台子上的煤油灯也熄灭,整个房间再次陷入幽暗。

走在街道上,我心里也是忐忑不安,总害怕刚刚的一切都是骗局。

但钱已经给了,只希望十日后真的能得到父母失踪的线索吧。

回去的途中,整条线街空无一人,两个守住入口的男子已经认识了我,见我走来,立马又恭敬的埋下了头,异口同声道:

“恭送贵宾!”

我不好意思的干咳了两声,赶紧从他们身边快速走开。

徐有才提醒过我,在九窖里办完事情就赶紧离开,免得沾惹麻烦。

我牢记在心,一路上低调的沿着原路往回走。

可当我走到了满是性感女人的黄街时,却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